我作了一個夢。讓人感到很不舒服、很討厭的夢境。

夢裡遭遇到了電梯意外、身上的東西遺失,還有情感上的背叛。
雖沒有幽閉恐懼症,遇到高樓電梯突然上下震盪,自然也是會覺得害怕的。雖然到達樓層離開那個箱子之後,電梯才突然斷掉墜落,但也讓人腳軟。
身上的東西遺失,說穿了也只是一只鞋,但我已經在捷運站,只穿著一只鞋也沒辦法去哪邊購買替換的鞋子,看著捷運一班一班過去,我仍然呆立在車站,想不出個什麼法子來。

而最後一件,雖然是夢卻最讓我痛苦,因為從他的口中說出來。他的低沉嗓音從電話中傳來,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,最後幾個字幾乎難以辨識,但我聽到了。我幾乎難以呼吸,雖然有從鼻腔中吸氣卻好像永遠傳達不到肺部,那樣難受地重複他的話語。
然後我失控了,雖然他後面補充的幾句話,好像似乎可能是說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,但我還是聽不清楚,也聽不進去。我發狂似地退掉共住的旅館房間,立刻辦好搬到別的旅館房間的手續,拉著一大箱尚未收拾整齊的行李離開。
他追上來,就在這麼剛好的時候衝進新的房裡,想要求談話。也不知道哪生來這麼大的力氣,我居然將他推向門口,然後砰地一聲把門關上。

「你走開!」

他似乎喃喃地道歉著,他道歉了嗎?我想到我自己的問題,啊,一定是因為那個原因,所以他才要這樣背叛我。
可我為什麼在替他找理由,難道一切的錯又該歸於我?

然後我醒了,就在那個難過的時點上。

讓人討厭的噩夢餘味成為一天的開始,是最最糟糕的。就像呼應著窗外陰霾的天氣,我的情緒怎麼也開朗不起來。
創作者介紹

空想發生學劇場

慧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