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《憑神》第一個有印象的是那神秘的主題曲,有點祭典味道的熱鬧歌曲,帶點俏皮的感覺。
最近終於看了這部電影,以一句話介紹的話,就是一個衰男人的故事。(笑)

日本幕末,時代動盪,原本支撐著幕府時代重心的武士階級到了此時無用武之地,身為下級武士世家的別所家更只能做一些打雜的工作;別所家二兒子彥四郎入贅到大商家裡生了小孩之後卻被掃地出門,空有才學卻沒有機運,成為米蟲。某天酒醉後看到「三巡神社」卻誤以為是參拜後會飛黃騰達的「三圍神社」,於是參拜之後卻招來窮神、瘟神、死神的附身。衰到不行的彥四郎到底會如何呢?

最近看不少以幕末或明治維新初期為背景的武士題材作品,雖然只是取其中一小個百姓生活的切片,但都可以看得出來當時武士階層的無奈。尤其是別所彥四郎這種沒有運氣的下級武士,沒有什麼一技之長,只得守著世代傳承下來的武士之名過活。一開始彥四郎覺得自己懷才不遇,只是沒有機緣,甚至有些怨天尤人;等到自己接連被災厄之神附身,才慢慢發現,自己其實只是空有虛名,在這變化的大時代中根本沒有什麼用處。一直以來彥四郎為了母親維繫武士聲名的期望而活,遇到三名災厄之神之後才發現自己真正想要活的目標是什麼。其實看著彥四郎的遭遇覺得當時的武士很無奈,下級武士往往空有其名卻是貧窮潦倒一生,為著武士該遵循的「武士道」,連保鑣這種工作都不能去做,不然就是「有辱門風」,社會也未必對武士階級給予尊重。這樣身分的彥四郎被窮神瘟神死神附身可說是衰上加衰。
不過,彥四郎有些懦弱的好人心腸也感動了三名災神,說如果「讓神落淚」就可以使用密法「轉嫁之術」將災厄轉到他人身上去,好不容易災厄離去時來運轉,卻爆發了末代幕府將軍大政奉還的事件,江戶動盪武士更面臨存在價值完全消滅的狀況,彥四郎的抉擇正符合「死神附身」的最終結局。
不過,這樣的結局並不讓人感到悲傷,反而是有種「適得其所」的欣慰感。

整部電影的進展很輕快,甚至有點太快了,剛開始還沒辦法迅速進入狀況,後來慢慢了解人際脈絡與時代背景之後,頗能融入其中。災厄之神的設計很有趣,彥四郎周圍真不乏一下子就能看穿神的本質的人們。輕快的步調但隱然帶出大時代的無奈,個人覺得結局很頭重腳輕,但某熊說以那個時代背景,那樣的結束似乎是最好的。
《憑神》是一部小品作,概念有趣,三位災厄之神挺有特色的。有空可以看看的電影,建議要對幕末時期下級武士的情形稍作了解,會更有感覺。



※ 日本官方網站→ 【憑神】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空想發生學劇場

慧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